木生

欢迎光临

引路歌1.0

预警,OCC,西幻背景,缓更,应该不能坑,偏秦沐。

“巢穴就要开启了,我想请求你的帮助。”眼前的阳光被人遮住了,秦奋抬起来头对来人笑了一下,那笑容甜得敷衍。
 “先生你找错人啦,我这里缺了一块骨头,早就不能上战场了。”他敲了敲自己的膝盖。
  “如果不是你,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能到巢穴深处了。”韩沐伯低头看着他,神情沉静,眼里有光。
  秦奋拒绝过很多人,他已经离开战场很久了——两年,几百个日日夜夜,久到好像可以忘记在战场上的热血拼搏,快意恩仇。开一家不太大的店,养养老收留几个年轻的孩子,隐退的生活在阳光下安逸舒适,但这一次,他犹豫了,也许是因为这次的人怪好看的,或者是因为那双好看的眼睛里的光,他想,人总是爱美的,为了美人心动没什么奇怪的。
  等了一会儿,像是能感到他的想法,他问“你想回去么?”
  “想。”他回答到,两个人都笑了起来,眼里的光是一样的。
  “韩沐伯。”
  “秦奋。”
  韩沐伯向他伸出手来,双手交握似一个无言却坚决的约定。
  人间和地狱的交界处碰撞出可怖的裂痕,模糊了时间与空间,混沌之中积聚着不可说的灰色秘密,孕养出恶的怪物。由空间的裂隙进入巢穴,而巢穴深处却在分裂崩坏之中凝出一片混沌的安稳,无论是人间还是地狱都看不到奇异景观,看久后却也渐渐觉出些许美感。
  秦奋陷入了多年前的回忆,他一直是被眷顾的——独特的治疗天赋让他少年时就被传奇级的战队收入,年少时不服输的心性让他拼了命的训练自己的力量和战斗技巧,他是一把出鞘的利刃,像吟游诗人口中那样,鲜衣怒马,锋芒难掩。
  “奋哥!奋哥!我收拾好了,我们要走了么?”奶气的少年音总在不经意间就带了点讨好的意味,却显然没收到什么关爱。秦奋的回忆被打断,回头的那一眼里还带着点锋锐,吓得秦子墨抱紧了怀里的“崽崽”——一只金红色的大锦鲤。
  “走走走,这就走。佩瑶呢?叫上佩瑶。”
  秦奋从那个高个子的黑袍女巫身边接过这个女巫血统的男孩时,远远没预料到这会给他带来什么样鸡飞狗跳的生活。养儿不易,生活艰难——更何况家里的孩子不仅自己皮,还会往家里捡小伙伴。
  靖佩瑶是被秦子墨从高德斯河里捞回来的,独自闯荡的少年身材单薄,沉默寡言,秦子墨这样活波又死皮赖脸的性子也费了好长时间才让他显出一点少年心性来。靖佩瑶后来把他当时最重要的东西送给了秦子墨以作报答,也算两人之间友情的见证,那条金红色锦鲤被起名字叫“崽崽”成了奶里奶气的皮皮墨无处安放的母爱的寄托。
  “奋哥,巢穴里面都有什么呀?你以前都没和我讲过,你怎么就答应那个人要去了啊?……”
  “奋哥都不想理你。”
  少年人们一路笑笑闹闹吵吵嚷嚷,秦奋却又想起了那天背着大提琴的韩沐伯。
  “抱歉,我得回去接一个弟弟,他有一点儿恶魔血统。”他脸上的笑里有一点腼腆和歉意,一双眼睛弯弯的。
  “你知道,没什么别的办法了,只能去碰碰运气。”
  “所以你才来找我的吧。”秦奋带了点了然的也跟着笑了起来——这种时候一个强力的治疗比其他的可要重要的多。
  “不只是,你的心还在燃烧着,没人比你更适合去那了。”
  秦奋一直以为他已经退休了,成了一个无所事事的普通人。但那天有人给了他不一样的答案——韩沐伯告诉他还有热血在涌动,还能再站上战场。
        tbc

补一点设定,人间地狱并存,人类生活在人间界,恶魔生活在地狱,双方互不干扰,去到对方的领地会被压制。恶魔与其他物种在一起有一定几率能产生后代,也就是混血种恶魔。混血种恶魔分也分为两种——一种是在人间界出生的混血种,力量较弱能在人间界和地狱生存,但在地狱属于食物链底端,另一种就是在地狱出生的混血种,力量看天赋但通常弱于纯血种,在人间界受到的力量压制弱于纯血种。
但左叶弟弟不是混血种,这一种叫做有一点恶魔血统的人类,身体里人类和恶魔血统不兼容,且人类血统远大于恶魔血统,反过来就有是一点人类血统的恶魔。这样的血统是有风险的,年纪越大,力量运用越多,越可能爆发出问题,现在沐沐已经知道左叶弟弟的潜在隐患是什么了,要带他去巢穴深处找解决办法。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