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生

欢迎光临

海的秘密

       激情速打……速了好几天,不仅慢还短。大田视角一发完,后来可能会有沐沐或者佩瑶的。
        韩沐伯有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他怕水。还有就是他其实不太喜欢首都区的天气,中央内陆城市干燥且温差大,所以提到休假旅游时他总想去海边河边去享受温暖湿润的空气,当然,只是空气。
  秦奋有一个韩沐伯不知道的秘密,他暗恋自己的队友,秦奋还有一个令人难过的秘密——作为一个水元素亲和者,他的队友兼暗恋对象怕水。求爱之路这下成了一片难渡的弱水,奋奋委屈,但奋奋不能说。最近这个秘密变得更加令人难过了——秦奋觉得一直口口声声说想睡他的弟弟也喜欢韩沐伯。奋奋难受,但奋奋还是不能说。
  靖佩瑶算是觉醒基地捡来的宝贝——与陆地人种相比深海人鱼有着更明显且森严的等级制度,重种人鱼享有极高的社会地位和阶级特权。哪怕靖佩瑶出身的西海靖家是少有不太重视阶级分界的隐世家族,也很少让族人独自在外行走,也不要说出现在首都区这样的内陆。那会儿觉醒基地才刚起步,靠着韩沐伯和秦奋带着几个从刚学校毕业的孩子,连支小队都拉不起。哪怕纪团长家底殷实,长期花钱把各种招聘广告都贴出了首都区,但是实力强劲的大都嫌基地太小战斗人员不齐还得奶孩子,招了几个月的人就只招到了一个黑豹兽化人秦子墨。靖佩瑶对于当时的觉醒基地完全是一个意外之喜,重种人鱼的实力哪怕在内陆也不容小觑,何况还有秦奋这个水属性亲和者可以与其配合。年轻的重种人鱼意外的沉静寡言,几乎没有同类者的高傲,同样意料之外的却是靖佩瑶不太愿意和韩沐伯接触,甚至有一种微妙的抵触情绪。而缘着同样对水的亲近,靖佩瑶和秦奋明显关系更加密切亲密,熟悉起来之后常常口出狂言说我要睡奋哥。
  然而最近秦奋却发现,靖佩瑶对韩沐伯有些超乎常理的关心,看上去更愿意粘着他的青年其实对韩沐伯的情绪极为敏感,有时候甚至比他更快注意到韩沐伯的变化。
  日常对抗的时候韩沐伯扭到了脚踝,自嘲年纪大了的韩老师把一帮探头探脑的小崽子轰回去接着训练。
  秦奋关切的话刚到嘴边,韩老师就把他也给轰走了。“崴个脚而已,又不是半身不遂,你去看着他们,好好训练。”又附送一个微笑给大龄儿童阿拉奋奋灌了碗迷魂汤。
  “老韩你这需要补钙啊,晚上我给你煮点骨头汤吧。”阿拉奋奋一步三回头的走了,末了还是依依不舍的补了一句“好好休息。”
  秦奋带着新招的训练生做体能训练,心却飘飘摇摇在他那片弱水边徘徊。“奋哥,奋哥。我早走一会儿。”靖佩瑶难得显出一点焦急,向他打了招呼就转头要走。
  “嗯,哎?佩瑶,你干什么去?”
  “我去给伯哥送药。”青年的声音已经远了。
  而这边秦奋好不容易等到训练结束去休息室接他的阿拉沐沐,却发现阿拉沐沐他笑得眯起眼睛,像是吃到鱼的猫,床边的青年红了耳朵,大眼睛里混着的情绪复杂到难以捉摸。
  “哎,佩瑶……我接老韩回家,晚上煮点骨汤,你要不要来吃饭?”秦奋没忍住打破了两个人之间微妙的气氛,阿拉沐沐不是好沐沐,弟弟你也撩。
  “不了,我们三晚上去看电影。”靖佩瑶摇了手机,向他们示意了下。“时间要到了,我就先走了,伯哥你记得涂药。”
  “你们仨也记着吃饭,明天照常训练,别玩太晚。”扭了脚也是要抓弟弟们去训练的韩老师。“扶我一把,咱们回家吧。”
  喝了秦奋爱心骨汤的韩沐伯变身韩娇娇躺在沙发上,难得没有形象的摊成一摊猫饼,倒是秦奋还挂记着他伤了的脚踝。“佩瑶给你的药呢,他今天可紧张坏了。”
  猫饼颤颤巍巍地把手抬起了一点儿指了指包,看得秦奋都替他费力。“尾鳍是人鱼身上最强壮,也是神经最密集的地方,尾鳍受伤对人鱼来说是件很严重的事。”猫饼坐了起来,韩娇娇又变成了韩老师。“人鱼化出双腿时,脚踝和脚掌也是同样,过于密集的神经会让行走变得困难。在前面那个里面。”
  “所以是人鱼公主的故事?怎么是个云南白药的盒子,我刚刚都没发现。”秦奋把盒子里的药倒了出来。“还挺好看的,不是喷雾,要抹啊。”
  他转头去看他的时候,他也刚好抬起头看他。
  “要帮我么?”脚踝那处本该骨骼分明,裹着一层匀称柔软的皮肉,纤细的好像只堪一握,但现在却红肿得只让他想要以身替之,连着刚才人鱼的故事一起,阿拉沐伯自带深情特效的声音和眼神让秦奋有一瞬间觉得韩沐伯像化身成了深海里的人鱼,诱人与他同赴那蔚蓝深处。
  “啊……好。”
      韩沐伯脚伤这事很快就过去了,靖佩瑶和韩沐伯的关系忽然变好却变成了一件大家都知道的事。靖佩瑶皮胜秦子墨,每天在被老韩殴打的边缘试探。
  没事,他们俩也一样不合适,人鱼还得住在海里呢,老韩不会去的,秦大田一边偷偷安慰自己,一边把人盯的更紧了。刚好赶上公款休假,摸瞎子游戏时秦大田趁着两个人都蒙着眼睛,从胳膊摸到手腕,从脚踝摸到腰肢,还装着迷糊企图再来一遍。
  “是我,是我。”韩沐伯好不容易才从心怀鬼胎的秦大甜手里挣扎出来,继续进行游戏。占够了便宜,又把“情敌”摸到了自己的队里,成功将日益危险的佩瑶和阿拉沐伯隔开,秦大田表示十分满意。
  新洲区是有名的旅游区,这类旅游区为了便于安保安全会给能力者们都带上抑制手环,好久没有体验过普通人生活的五人按着分组,两个哥哥各自带着弟弟们吃喝玩乐,享受难得悠闲时光。
  金沙流光,火烧万里,湛蓝染上耀眼的金红,风里送来却是腥咸的凉意。在海边愉悦快活得多佩瑶,带着咸鱼墨和左叶弟弟进行了一下午的海上游戏,秦奋看着他们闹了一会儿又满口,“老韩,我好累啊,还是年轻好啊。”假借疲惫的样子倒在了韩沐伯肩上。
  金红又再下沉,光影变换,人间值得。两个人吹着海风散步,漫天漫地的闲聊,见两只狗都要联想一下自己。
  “旅游区都是养老的好地方啊,猫呀狗呀都显得特别快乐,退下来了就买座房子,再养两只宠物,天天在海边散步,这天,这云,这风!”韩沐沐也难得这么兴奋,顺下来的刘海显现出一点儿孩气。
  “养只小黑猫,到时候你推着我的轮椅,我就抱着猫。”
  “黑猫不行,看见黑猫我就想起来秦子墨,不行,不行,我觉得不行。”韩沐沐拒绝三连,嘴角的笑却藏也藏不住。
  “那就养只金毛,好乖。”小黑猫才不像秦子墨,像你,微微上扬的猫唇一开一合,秦奋抖了抖领口,转头往远方看去。
  “秦奋?秦奋!”
  已经开始涨潮了,海水一浪接着一浪得涌上来,却拉人坠入深渊。缺一块骨头的膝盖上深冷的寒意与扭曲的痛感交织,一向对他偏爱的水元素被抑制器蒙蔽双眼,对她爱的孩子展现出来暴力冷漠的可怖一面。
  被海水淹没之前,秦奋觉得他看见了一尾粼粼的银色,如梦似幻,翩跹入眼。温热的血肉之躯贴了上来,意识一阵清醒一阵模糊,回去要谢谢佩瑶啊。等秦奋清醒过来就看见四个同样湿漉漉的人满脸焦急的看着他。
  秦奋水元素亲和者的特殊体质还是较普通人更好一些,虽然当时情况危急,除了膝盖旧伤复发轻度发热外内脏器官并没有什么损伤,更没给他留下什么对水的心里阴影。这两天低气压严重的韩老师才是阿拉奋奋心头的一片黑压压的阴云。
  “老韩,沐伯,沐沐……那我也不能不救人啊。沐沐……”奋奋委屈要沐沐的抱抱才能起来。秦奋小心翼翼的看着韩沐伯,挺大个人却在床上缩成一团,可怜可爱的。
  “我没说你救人有错。可是我担心。”轻轻飘飘的一句话,韩沐伯低头与他对视,眼里的深情一如既往,有什么呼之欲出,秦奋心里的大石直落入心海,掀起滔天巨浪。
  “我会担心,也会害怕,每一次任务是,你舍己救人也是。秦奋,你知道么?”
  他在他眼里看见万里星河,烟云与月,看见深夜里辗转反侧,想要靠近又害怕靠近的自己。
  “韩沐伯,我们来交换秘密吧。”没等回答。“我先说,我喜欢你。该你了。”
  “那我不止一个秘密。你打算用什么来换?”阴云散开,他的阳光撞进了怀里。
  “余生好么?一辈子够不够换。”
  
  
  
  
  
  关于韩沐伯的另一个秘密。
  “瑶哥,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红色啊?”
  “天生的,冥冥之中让我和红色有缘。”
  “嗯……”
  “其实是因为我的鱼尾是红色的。所以我就很喜欢红色。”
  尾鳍是人鱼身上最强壮,神经最密集的地方,过于密集的神经让触摸都带着亲密的意味。如果一位人鱼向你展示他的尾鳍,那他是在邀一个亲吻,邀你与他共度漫漫时光。
 

0515,韩先生,出道快乐

引路歌1.0

预警,OCC,西幻背景,缓更,应该不能坑,偏秦沐。

“巢穴就要开启了,我想请求你的帮助。”眼前的阳光被人遮住了,秦奋抬起来头对来人笑了一下,那笑容甜得敷衍。
 “先生你找错人啦,我这里缺了一块骨头,早就不能上战场了。”他敲了敲自己的膝盖。
  “如果不是你,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能到巢穴深处了。”韩沐伯低头看着他,神情沉静,眼里有光。
  秦奋拒绝过很多人,他已经离开战场很久了——两年,几百个日日夜夜,久到好像可以忘记在战场上的热血拼搏,快意恩仇。开一家不太大的店,养养老收留几个年轻的孩子,隐退的生活在阳光下安逸舒适,但这一次,他犹豫了,也许是因为这次的人怪好看的,或者是因为那双好看的眼睛里的光,他想,人总是爱美的,为了美人心动没什么奇怪的。
  等了一会儿,像是能感到他的想法,他问“你想回去么?”
  “想。”他回答到,两个人都笑了起来,眼里的光是一样的。
  “韩沐伯。”
  “秦奋。”
  韩沐伯向他伸出手来,双手交握似一个无言却坚决的约定。
  人间和地狱的交界处碰撞出可怖的裂痕,模糊了时间与空间,混沌之中积聚着不可说的灰色秘密,孕养出恶的怪物。由空间的裂隙进入巢穴,而巢穴深处却在分裂崩坏之中凝出一片混沌的安稳,无论是人间还是地狱都看不到奇异景观,看久后却也渐渐觉出些许美感。
  秦奋陷入了多年前的回忆,他一直是被眷顾的——独特的治疗天赋让他少年时就被传奇级的战队收入,年少时不服输的心性让他拼了命的训练自己的力量和战斗技巧,他是一把出鞘的利刃,像吟游诗人口中那样,鲜衣怒马,锋芒难掩。
  “奋哥!奋哥!我收拾好了,我们要走了么?”奶气的少年音总在不经意间就带了点讨好的意味,却显然没收到什么关爱。秦奋的回忆被打断,回头的那一眼里还带着点锋锐,吓得秦子墨抱紧了怀里的“崽崽”——一只金红色的大锦鲤。
  “走走走,这就走。佩瑶呢?叫上佩瑶。”
  秦奋从那个高个子的黑袍女巫身边接过这个女巫血统的男孩时,远远没预料到这会给他带来什么样鸡飞狗跳的生活。养儿不易,生活艰难——更何况家里的孩子不仅自己皮,还会往家里捡小伙伴。
  靖佩瑶是被秦子墨从高德斯河里捞回来的,独自闯荡的少年身材单薄,沉默寡言,秦子墨这样活波又死皮赖脸的性子也费了好长时间才让他显出一点少年心性来。靖佩瑶后来把他当时最重要的东西送给了秦子墨以作报答,也算两人之间友情的见证,那条金红色锦鲤被起名字叫“崽崽”成了奶里奶气的皮皮墨无处安放的母爱的寄托。
  “奋哥,巢穴里面都有什么呀?你以前都没和我讲过,你怎么就答应那个人要去了啊?……”
  “奋哥都不想理你。”
  少年人们一路笑笑闹闹吵吵嚷嚷,秦奋却又想起了那天背着大提琴的韩沐伯。
  “抱歉,我得回去接一个弟弟,他有一点儿恶魔血统。”他脸上的笑里有一点腼腆和歉意,一双眼睛弯弯的。
  “你知道,没什么别的办法了,只能去碰碰运气。”
  “所以你才来找我的吧。”秦奋带了点了然的也跟着笑了起来——这种时候一个强力的治疗比其他的可要重要的多。
  “不只是,你的心还在燃烧着,没人比你更适合去那了。”
  秦奋一直以为他已经退休了,成了一个无所事事的普通人。但那天有人给了他不一样的答案——韩沐伯告诉他还有热血在涌动,还能再站上战场。
        tbc

补一点设定,人间地狱并存,人类生活在人间界,恶魔生活在地狱,双方互不干扰,去到对方的领地会被压制。恶魔与其他物种在一起有一定几率能产生后代,也就是混血种恶魔。混血种恶魔分也分为两种——一种是在人间界出生的混血种,力量较弱能在人间界和地狱生存,但在地狱属于食物链底端,另一种就是在地狱出生的混血种,力量看天赋但通常弱于纯血种,在人间界受到的力量压制弱于纯血种。
但左叶弟弟不是混血种,这一种叫做有一点恶魔血统的人类,身体里人类和恶魔血统不兼容,且人类血统远大于恶魔血统,反过来就有是一点人类血统的恶魔。这样的血统是有风险的,年纪越大,力量运用越多,越可能爆发出问题,现在沐沐已经知道左叶弟弟的潜在隐患是什么了,要带他去巢穴深处找解决办法。

引路歌(0.1)

碎碎念,预警,第一次写同人,尽力而为,个人认为两个男人,还都很优秀,很难站稳攻受,会偏秦沐一点,泊秦淮算双方共用?都打上了啊,有问题请友好联系。

“巢穴就要开启了,我想请求你的帮助。”眼前的阳光被人遮住了,秦奋抬起来头对来人笑了一下,那笑容甜得敷衍。
 “先生你找错人啦,我这里缺了一块骨头,早就不能上战场了。”他敲了敲自己的膝盖。
  “如果不是你,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能到巢穴深处了。”韩沐伯低头看着他,神情沉静,眼里有光。
  秦奋拒绝过很多人,他已经离开战场很久了——两年,几百个日日夜夜,久到好像可以忘记在战场上的热血拼搏,快意恩仇。开一家不太大的店,养养老收留几个年轻的孩子,隐退的生活在阳光下安逸舒适,但这一次,他犹豫了,也许是因为这次的人怪好看的,或者是因为那双好看的眼睛里的光,他想,人总是爱美的,为了美人心动没什么奇怪的。
  等了一会儿,像是能感到他的想法,他问“你想回去么?”
  “想。”他回答到,两个人都笑了起来,眼里的光是一样的。
  “韩沐伯。”
  “秦奋。”
  韩沐伯向他伸出手来,双手交握似一个无言却坚决的约定。
  

超短的开篇,晚上应该会有完整的1.0。